您现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/全部文章/ 正文

秀逗魔导士国语版人至中年,哪里还有恰到好处的爱?这是中年,这也是世界……-东台市剧目工作室

作者: admin  发布: 2018-10-03 分类:全部文章 阅读: 93次

人至中年,哪里还有恰到好处的爱?这是中年,这也是世界……-东台市剧目工作室

(点击欣赏音乐)
作者:周冲
来源:周冲的影像声色(ID:zhouchong2017)
万达44岁女高管徐毓死了。
死于自杀。
她在家庭群里留下三字遗言:对不起。然后从高楼一跃而下。
正是知天命的年纪,却选择了弃天命。
为什么呢?
有人说金梦缘,因为工作压力大。
也有人说,因为内外的围困,无法消解的重重问题。
当然还有更多的声音称,人到中年氟化钙晶胞,举步维艰,这是悲催现实。
在关于“为什么离去”的追问上,其实我更支持周濂的立场:谈及一个人的生死抉择,我倾向与不可能仅仅只有形而上的焦虑,一如不可能仅仅只有形而下的困顿。
在最隐秘的根本问题上,我们能够拿出来与人分享的,都是一些无足轻重的细节,或者大而化之的话语。
真正的痛苦复杂又庞大,细碎又繁多,无法一一句读。
我们在其中奋力泅渡,仍然时不时感到被吞噬的危险,即将窒息的绝望。
这就是中年危机。

前些天,在我们新媒体圈,一个算不上新闻的新闻也在悄悄刷屏。
一个10几万粉丝的公众号因一篇文章,被永久封号。
号主是一个中年人,从小地方来,非常珍惜自己的平台和粉丝。他接受不了。觉得自己不该遭此一劫。
6月9日,他在朋友圈说,不想活了。
“打碎窗户玻璃,就这么跳下去,什么痛苦都没有了。老刘是个老实人,你们干嘛这么欺负我,还给我,还给我,还给我......为什么,为什么,我不活了,我不要活了......”
后来有朋友报警,他才获救。
他骂:“他妈的谁报警了,害得老子跳不成了,有意思吗?”
兔死狐悲,看得心有戚戚。
一个公号从1到100000有多难,少有人关心。
一个人写过多少字,付出过多少心血,也少有人真正在意。
人们关心你的结果,甚于你的过程。
大家会讨论,你赚了多少钱,和谁谁谁合作,秀逗魔导士国语版拥有什么什么资源。
也会在背后津津乐道于你的一朝损,满盘皆输,“又凉了一个”。
但人们不会讨论你凌晨三点的加班,你在大年初一就已经开始工作的无奈现实,你在大雪纷飞的夜里,一个人在办公室打地铺就地而睡,醒来高烧至39度,觉得自己犹如丧家之犬;
人们也不会讨论你在员工一个个离职时,如何咬着牙重新整顿团队,对大家大声说:“要相信牛蛙网,我们一定会越来越好”;
不会讨论你资金链断裂时,如何日夜难眠,短短半个月,就白了半边头发;
不会讨论你在孩子一次次哭着说“爸爸,你是不是不要我了”时泪如雨下,你妻子第58次提起的离婚,你在濒临绝境的那一秒,如何反复对自己说,再坚持一天,就一天,明天再死好不好……
没有人在意。
这是你和我,她和他,以及每个中年人必须负的重,受的难,承受的枷锁。

年少时,以为中年意味着财大气粗,应有尽有。
长大后才知道,中年意味着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,举目四望,只有自己一个人。
有一年春天,还很冷,看见一个人,三十八九年纪,躺在地铁口不远的树下睡着了。
旁边是公文包,身上有酒味,应该是应酬回来,扛不住,一下地铁,想找个地方坐一坐,陆雨棠没想到一倒头就睡死了过去。
旁边人来人往,没有人去叫他一声。
那时正是午后13点。没什么太阳,天是阴的,广州还没有完全暖和过来。
而他所躺的地方是树下,湿气重郭家豪,很容易感冒。
16点时,我因为有事lansee,又经过那个地方,他还在那里,依然在睡。
好像一生没睡过那么好的觉,一切焦虑不再存在伍智恒,一切强颜欢笑委曲求全也不再存在,他在车水马龙的街边,躺在泥泞潮湿的路上彭雪茹,睡得如同中年婴儿。呼吸均匀,微有鼾声。
这就是中年人。

在外人看来,中年人都是勇士,可以在辽阔的沙盘上纵横捭阖、冲锋陷阵,在虚拟的山头上横刀立马、遍插旌旗。
可是,当你靠近他们,就会看见内部的脆弱。
你会听见他们的叹息,会看见他们的抬头纹,会感到他们如陷泥潭,每一步都艰难无比。
他们承担了社会最艰辛最复杂的压力,却失去了哭诉的权利,与退缩的资格。
病不起,输不起,赔不起,更穷不起。
只能咬牙死扛,自我催眠,当作什么都没发生。
只有午夜梦回,才能感觉到那铺天盖地的悲意。
前天深夜没有睡,听见小区里传来隐忍的哭声。
一个男人的哭声。
先是抽噎,后来嚎啕有马贵将,夹杂着嘶喊。
有保安走过去监禁千雨脱出,问他“怎么了”。
那个声音传回来:“股票亏光了……”
我听清的,就是5个字。
但这5个字,足以摧毁一个中年人。
就像这个6月里,美国时装设计师凯特·斯佩德和美食节目主持人安东尼·布尔丹5日和8日相继自杀离世。
就像2017年,中兴程序员从高楼跳下;
就像2014年,我朋友圈里一个写诗的人,在城市的郊外山林里绝食而死,没有任何遗言。
最新报告说,自杀致死率1999年以来几乎皆有上升,中年人自杀率增幅最大。
但中年人集体失语,他们什么也不说,在崩溃来临前夕,依然斗志高昂,站在生活的刀俎之下。

谁不是沿着悬念丛生的道路过来的,谁背后不拖着一些晦暗不明的故事?
记得当年柴静采访周星驰,星爷说,自己运气不好,如果重头来过,一定不这样过。
他的遗憾是什么,我们不知道。
只是听他悲凉地重申:“我还有机会吗?我都已经到了不敢说自己年龄的程度了……”
他还在渴望。
但人至中年,哪里还有恰到好处的爱?
太难了。
君已娶,我已嫁,君已老,我未生,君已来,我已走......多的是这种错过。
只有将所有情愫埋起来,放在内心最深处,像养一根陈年的刺,提醒自己经年不息的疼。
还有成龙,在接受蔡康永采访时,因为一句“拍电影很难吧”而崩溃大哭。
他那么刚硬美人劫梦三生,同样有脆弱之时。
他们两人不是孤例。
孙红雷、柳岩、刘德华,在提及自己的艰辛时,都曾泪如雨下。
这些人都是明星,什么都有,什么都享受过了,但内心里,还是有那么多不为人知的心酸。
这就是中年,这也是世界。
斯蒂芬·金在《闪灵》里说:
世界是个严酷的地方。它铁面无私法图麦李。它不恨你我贷易查,但也不爱我们。世界上发生很多可怕的事,是没有人能解释的。好人不幸、痛苦的死去,留下那些爱他们的人孤零零的。
我不知道我们是好人,还是坏人。但是,对世界的感觉与斯蒂芬一模一样。
它不慈悲,也不柔软。
它只是冷冰冰的规则。你别想逃离,也别想成为漏网之鱼。
你只有在这些秩序之中,走下去,有抗争,不回头。
你要在中年的疼痛里,容忍、理解、感激自己的破碎,你要担待命运迟来的袭击,你要原谅这赫然而至的羞耻和悲恸。

万达高管已经死了。
更多中年人依然站在悬崖边,犹疑地伸出那只脚。
如果这个人是你,亲爱的,请你告诉自己,人间不值得,但人间一直有好风景。
如果这个人是你身边人,告诉他,再熬一晚,黎明来了,一切都会过去。
就是这样。
红尘滚滚,黑夜如刀,中年困境如克里特岛迷宫,将你重重围困,你要拿起那把剑,找到那根红绳,将自己拯救出来。
就是这样。
人间很苦,但不必沉溺于这苦。
活着很难,但不必强化自己的牺牲。
因为生而为人,我们是为了不断获得,而不是为了献祭。

作者简介:
周冲,2015年离开体制,放弃公职,从事自由写作。出版《我更喜欢努力的自己》等多部畅销书。本文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“周冲的影像声色”(zhouchong2017),这是一个文艺而理性的公众号童殿,以文艺的笔调,以理性的思维低碳贝贝,剖析人间事与人间情。

关注我们

东台市剧目工作室
每天拾起遗落的美好

亲,喜欢就点个赞吧!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 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!标签:

我不去想,是否能够成功,既然选择了远方,便只顾风雨兼程。 我不去想,能否赢得爱情,既然钟情于玫瑰,就勇敢地吐露真诚。 我不去想,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,既然目标是地平线,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。 我不去想,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,只要热爱生命, 一切,都在意料之中!
文章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