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/全部文章/ 正文

福安人才网人类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?-一念堂人与宇宙

作者: admin  发布: 2014-05-22 分类:全部文章 阅读: 97次

人类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?-一念堂人与宇宙

关于“人类存在的意义”这类问题,已经被问了好几千年了,几乎每个人的一生中都问过不止一次,但至今也没有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。历史上有无数的智者想解答这个问题,几乎都无功而返浴雪清。爱因斯坦成名之后,许多人写信给他,人们相信能想出“相对论”的大脑,一定能回答“人类存在意义”,可爱因斯坦也无法回答。
然而,越是无解,越是想知道,这大约就是人类的天性。对许多人而言,这个问题太重要了,否则一生将白白活过,那怕是“朝闻道,夕死可也”。
纵观古今,每一个时代,每一种哲学,每一项宗教,都对“人生的意义”有所定义。但这些定义,要么是目的性极强的政治口号,要么是目的性极为模糊的宗教信仰,都很难被人们长期认同。
如果上网去搜索一下,会发现有无数个解答,每个人都会从自己的生活境遇里,总结出不同的人生意义。无奈者说:存在即意义!积极者说:活着的意义就是寻找意义!基因研究者说:人是基因的傀儡!狂妄者说:征服宇宙!道德者说:留下你的爱心……但仔细想想,这些答案都不靠谱。
如果你相信进化论,认为人类是从猴子逐步演变而来主宰星际,那么站在纯人类的角度,来谈论人类的意义,本身并没有过错。但如果人类正如这本书里假设的那样,是出于“神”有目的的创造,那么这种思维方向本身就很不靠谱。

要真正理解“人类的意义”,请让我们乘上时光机器,回到几万年以前。你会发现一群“神”正在那里“咔嚓、咔嚓”制造一样东西,走近再看,原来神在制造人。你一定会问神:“你们为什么要创造人?”神说:“这个东西叫人吗?这一定是你们后来的称呼!我们将这个东西称为假体,或者叫容器。容器当然是为了装东西用的。”你再问:“你们想往这个容器里装什么东西?”神回答说:“我们将一种叫灵魂的东西装入容器当中,这样灵魂就跑不出来了。”说着随手抓过一样东西填入“假体”当中。
当你从造人的现场回到今天,一定会对“人类的意义”问题有完全不同的理解。
其一、人类不是一个单纯的生物,不像一只狗、一条鱼那样,而是一个由灵魂与肉体组合起来的复合体,是一个拥有两套生命系统的共生体。因此,人类不单单为自己而活着,它同时也为灵魂而活着;人类一切行为,不单单作用于肉体,同时也作影响着灵魂。
因此,单纯从生物的角度来定义人类及人类的意义,肯定不全面。因为此种定义,将无法反映共生的特性。也就是说,在生物学层面上,人类找不到活着的意义。比如说,地球生物曾经历过五次大灭绝:奥陶纪大灭绝,4.5亿年前;泥盆纪大灭绝,3.5亿年前;二叠纪大灭绝,2.5亿年前;三叠纪大灭绝,2亿年前;白垩纪大灭绝,6500万年前。这五次大灭绝的生物据估计有1000万个物种,如果我们问:恐龙存在的意义是什么?三叶虫存在的意义是什么?……如此问询有意义吗?

抛开灵魂谈人类的意义,没有任何意义。想想看,我们的大脑和身体与地球的灵长类很相似,按照一般的发展观点看,我们应该过着与猴子或者大猩猩相似的生活,在丛林里觅食植物的根茎果,最大的本领不过是用石块砸开坚果。但人类却住进了楼房,开上了汽车,发明了原子弹。为什么呢?正是因为我们有了灵魂,从而具有了“形而上”的大智慧,拥有了如此强大的认识与改造世界的能力。从这个角度讲,人类已经超越了地球的其他生物,不可能在同一个标准下寻找物种的意义。
没人开的宝马汽车,无论有多少辆,无论多么漂亮,都没有意义,只是一堆破铜烂铁而已。离开了灵魂的人类,百万年之后,也不过是一堆白花花的化石,没有任何一种生物会想到,这些化石曾经很认真地讨论过:人类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妖兽尸王?
其二、从人类的产生过程来看,人类的地位十分尴尬,虽然在自然界唯我独尊,但在一个更大的范围内,人类本质上却只是一个工具,一个“假体”而已。重要的并不是我们,而是我们所承载的灵魂。这个结论虽然很伤人类的自尊心,但却是个事实。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,任何关于人类意义的讨论都不准确。
承载“灵魂”,这是人类的宿命,是无法变更的使命,也是人类存在的本初意义。站在这个角度看,人类存在的基本意义只有一个,那就是:照料好灵魂。

可能有许多人想不通:我是人,为什么要照料灵魂呢?首先,照料好灵魂是你的本分,本初之责,你就是因此而被创造的,这是你的宿命。其次,在你活着的时候,你与灵魂是个共生体,双方互惠共存,照料灵魂其实就是照料自己,两者不可区分。第三、人只是你的阶段性属性,等人死后,都要回归灵魂的状态,生前不照料灵魂,死后都会后悔。
“照料灵魂”的观点源出于古希腊的苏格拉底,他认为,灵魂因为某种过失才被囚于人类的身体里,人类存在的意义就在于使灵魂少受或者不受来自肉体欲望的污染。这个观点与我们上述灵魂来历、人类被造的推测十分相符。
苏格拉底虽然提出了“照料灵魂”的观点,也提到要克制人类的欲望,但却没有详细阐述这样做的理由,更没有却进一步探讨为什么“照料灵魂”就必须克制欲望的问题。

要想照料好灵魂,首先应该知道灵魂究竟需要什么?
自古以来,人类一直有某种潜意识,认为灵魂或者灵性的生命需要崇高的道德来滋养,任何不道德的行为就如同有毒的食物,最终都会毒害你的灵魂。因此,无论承认与不承认灵魂的存在,任何一种宗教与社会学说,都认为崇高的道德有益于人类的灵性部分。
唐代白居易为杭州太守时,因仰慕鸟巢禅师,入山拜访鸟巢禅师。鸟巢禅师法名道林,因长期居住在大树上,因而得名。白居易请鸟巢禅指点佛法大意。禅师说:“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。”无论你是否真正懂得佛学大旨,但只要懂得了这两句话,就算是初入佛门了。
高尚的的道德从哪里来呢?从克制欲望开始!一切邪恶的产生,都是七情六欲过度膨胀的结果,消除邪恶必从消灭欲望开始。孔说“克已”,老子说“不争”,佛陀讲“无相”,都是针对人类欲望的限制。
经过几千年的社会实践,这个逻辑无懈可击,无论真相如何,这套理论对人类社会的贡献巨大。没有基本道德的制约,人类的欲望会像洪水猛兽一般,会吞没一切美好与善良点易通。但这其中依然有个技术性问题:克制欲望究竟是手段还是目的?
任何事物的真相,都不在结果里,而是起因中。要想知道灵魂究竟需要什么,必须追踪灵魂的来历,回到当初创造人的现场倾国乱,问一问神:“灵魂为什么需要人类这个假体?”
神说:“灵魂是属于另外一个宇宙的生命,在这个宇宙中它不能自主生存苏通卡,必须躲藏于假体内才能在这个宇宙生存下去。”
再问:“那么灵魂就是一个生命体了,它以什么作为能量来源呢?”
神说:“灵魂以宇宙精气作为能量来源,假体不但保护灵魂,不受这个宇宙各种射线的伤害,而且负责为灵魂收集宇宙精气。”

上面这组虚拟的对话内容,一半来自世界各民族的早期神话,一半来自中国的《黄帝内经》。关于宇宙精气与“藏象”(灵魂)的关系,我们在此前已经论述过,这里不再重复。从造人神话中可知,灵魂并不需要人类的道德,它需要的是人类为其提供的宇宙精气。因而道德是灵魂滋养品的说法值得怀疑。
关键的问题是,灵魂通过“假体”化取的宇宙之精,并不能完全为其所用,其中很大一部分被“假体”消耗掉了猛鬼旅行团。换句话说,“假体”消耗的精气越多,灵魂得到的精气就越少。
在前面的内容中我们提到,精气消耗最大的有二个渠道:
第一,是七情志的变化,喜、怒、忧、思、悲、恐、惊都会消耗精气,特别是大喜、大悲等过激情绪,更是伤精损气。比如说,人大哭一场尚贤中学,会感觉气短,上气不接下气,这是阳气大量消耗的原故。《儒林外史》记:那范进本是个穷秀才,数考不中,遭那邻人及岳丈冷落与嘲笑。那日乡试放榜,范进看了一遍,又念一遍,自己把两手拍了一下,笑了一声,道:“噫!好了!我中了!”说着,往后一交跌倒,牙关咬紧,不省人事。竟然疯了!后来被岳丈胡屠夫一个大耳光打醒了这来。
再比如说,人类的疾病有很大部分都与情志、喜好的变化有关,长期心情不愉快,会郁积出许多疾病。而灵魂对身体有保护之责,这是人类自愈力的源头,也是两套生命系统平衡的基础。在自愈的过程中,必然会消耗大量的阳气与阴气,这些都是宇宙之精所化。
第二,是生殖之精的滥用,房事不节,淫心过重,会大量消耗先天之精,需要更多的后天之精加以转化补充。中国历史上有多少位皇帝都是因为淫心过重而死,汉成帝刘骜死时只有40多岁,明武宗朱厚照死时仅有31岁,而他们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荒淫无度。

如此一来,“照料灵魂”这个看似很玄虚的观点,一下子就具体了起来,不但可以被认识,而且具有了可操作性。关键在于,要将化取的宇宙精气聚集起来,减少不必要的消耗。简单地说,“照料灵魂”的方法就是“积精全神”。其实,这也是我们养生的基本要义。养生不是养身,而是养神。
“照料灵魂”其实就是养生,这个结论大出我们的意外。由此可见,古人的所有理论都出自一个圆点,宗教、医学、哲学,当你读不懂时爱你九周半,差异会非常巨大,医学是医学,宗教是宗教。一旦融会贯通起来,本质上都是相同,医学即是宗教,宗教亦是医学。
“积精全神”一词,出于《黄帝内经》第一篇“上古天真论”:“中古之时,有至人者,淳德全道,和于阴阳,调于四时,去世离俗,积精全神,游行天地之间,视听八达之外,此盖益其寿命而强者也,亦归于真人。”
《说文》释“积”曰:“积,聚也。”原义指的是粮食的聚合为“积”。由此可见,在《黄帝内经》里,“精”是粮食,是“神明”(灵魂)的粮食。而“全”字本义是完整,《说文》曰:“全,完也。”这里有保全,使其完整之意,与粮食的意思相连,即有供养之意。这句话的意思就是:聚积宇宙精气,供养神明(灵魂)。

在中国的养生、修行的思想里,重点都在保全宇宙之精上。《内经》里说:“恬惔虚无,真气从之,精神内守,病安从来。是以志闲而少欲,心安而不惧,形劳而不倦,气从以顺,各从其欲,皆得所愿。”
《庄子》里就大量关于精气与养生的论述:“弃事则形不劳,遗生则精不亏。夫形全精复,与天为一。”“形精不亏,是谓能移。精而又精,反以相天。”“众人重利,廉士重名,贤士尚志,圣人贵精。”“夫精神气志者,静而日充者以壮,躁而日耗者以老。”“无视无听,抱神以静,形将自正。必静必清,无劳女形,无摇女精,乃可以长生。”
那么,如何才能做到“积精全神”呢?
在这点上,全世界的理论都是相同的,都从克制欲望入手,最后达到清心寡欲的程度,所谓“志闲而少欲”、“抱神以静”。老子《道德经》五千言深奥难懂,但说到底即是“无为”,说到具体表现就是清静,“重为轻根,静为躁君”、“轻则失根,躁则失君”、“清静为天下正”,说来说去幽灵进球,人如果能真正做到内心平静,波澜不起,就可以得道了。《金刚经》有时读起来很抝口,读通了其实就是六个字“无我”、“无相”、“无念”,还是一个“静”字。佛门中的四禅八定,同样强调了平静的意义。
但克制欲望使内心平静不是目的,而是一种手段,真正的目的是:通过平静,聚集宇宙的精气,减少精气的消耗,最后达到“全神”的目的。
在“积精”的问题上,最值得关注的是中国的道家。庄子在其著作之中,己述有坐忘、心斋、导引、吐纳、缘督、踵息等修养方法。这几种方法,其实都是“积精”之法。比如说,心斋之法源出于《论语》“虚者,心斋也”,指人达到一种空灵的状态。心虚则念不起,无喜怒之心,无忧思之患,不动不摇,故无精气之消耗,自然达到“积精”的目的。坐忘之法也是如此。
《庄子》里记载:颜回曰:“回益矣。”仲尼曰:“何谓也?”曰:“回忘仁义矣。”曰:“可矣,犹未也。”他日复见,曰:“回益矣。”曰:“何谓也?”曰:“回忘礼乐矣!”曰:“可矣,犹未也。”他日复见,曰:“回益矣!”曰:“何谓也?”曰:“回坐忘矣。”仲尼蹴然曰:“何谓坐忘?”颜回曰:“堕肢体,黜聪明,离形去知,同于大通,此谓‘坐忘’。”仲尼曰:“同则无好也,化则无常也。而果其贤乎!丘也请从而后也。”
有一次,颜回对老师孔子说:“我进步了。”孔子问:“此话怎讲?”颜回说:“我忘记了什么是仁义!”孔子说:“嗯王冕僧寺夜读,是有些进步了,但还是差了点。”过了几天,福安人才网颜回又对孔子说:“我进步了阿潼作品集!”孔子问:“此话怎讲?”颜回答道:“这次我忘记了什么是礼乐!”孔子回答说:“嗯,是有些进步了,但还是差了点。”又过了一段时间,颜回见孔子说:“我又进步了!”孔子问:“此话怎讲?”颜回答道:“我坐忘了!”孔子大吃一惊,讪讪地问:“什么是坐忘?”颜回答道:“堕肢体,黜聪明,离形去智,同于大道,这就叫坐忘。李亚倩
其实所谓的“坐忘”,它与心斋相似,也是一种“积精”之法,通过消灭分别心、执著心,最后达到七情不起,诸念不动的程度,这样精气就不会被情志的变化而消耗,结果自然就是“积精”之法。
春秋战国时起,就有一些人受到《山海经》不死药、不死民的影响下,专事研究、实践“长生久视”之法,这些人所干之事,后来称为方仙道,或者神仙家,《史记》中说:“为方仙道,形解销化,依于鬼神之事。”《汉书·艺文志》曰:“方技者,皆生生之具……故论其书,以序方技为四种。”这四种方技包括医经、经方、房中、神仙。
东汉魏伯阳的《周易参同契》始见“丹道”之名,始创炁功之法。“炁”音同“气”,这个词很有意思,它其实没有固定的内含,在不同场合下,它的意思也很不相同,比如说,在风水学里,它似乎就是指一种“场”,而且是有精神能量的一种“场”。通观其义,“炁”指的是人体内的一种能量,而这种能量与肉体的关系并不大,它是灵魂的能量。如果结合《黄帝内》的“精气”之学,“炁”其实指的这就是气。灵魂通过人体的饮食将宇宙之精提取出来,并贮存起来,此时称为精。灵魂利用这些精制造出自己所需要的能量,此时就称为气。存者为精,行者为气。
因此,无论是方仙道、神仙家还是丹道,它们其实都脱胎于《黄帝内经》、《易经》,是《内经》“精气”之学具体实践的总结,可视为“精气”之学的一个分支。此派将人体当作一个熔炉,将聚积于体内宇宙之精为原料,想办法让精更好地转化为气,与元神更好地结合,结成所谓的金丹。此处的所谓“丹”,并非有形有体之物,它其实是个形容词,即形容精气与元神结合后的一种状态,类似于道家之“得道”及佛家的“开悟”。
《内经》不但讲到了“积精”,还讲到了“精化气”(即将后天之精化为气),甚至隐约提到了“气化精”(即将气炼化为先天之精)。但是,《内经》中关于精化气的理论,大多数从医疗的方面讲,而没有关注到“全神”的方面。至于“气化精”,也只是提到了而已,并无实际的论述。读起来让人感觉到,似乎有某种缺失。
而丹道派的重点恰恰在后者,似乎在弥补《内经》的缺失。可惜的是,从后来丹道的各派别的修炼方法看,一般还是停留在“积精”的阶段,在“化气”上基本没有创见。例如《黄庭经》所倡存思、守一的上清派,在“化气”上并没有多大的成果,也只是停留于咽津固精、积精累气的“积精”阶段。葛洪的《抱朴子》里尽管讲了一些“化气”的方法,但大多虚而枉之,天马行空。唐宋以后的丹道,就如同风水学一般,越搞越复杂,越搞越玄妙,除派内人物外,其他人一般是看不明白的。
人类是否可以参与到“精化气”的过程中?这是丹道理论的中值得讨论的问题。从中医基本理论看,人类可以在“积精”这个层面做许多工作,但好象无法参与到“化气”的层面中。因为“化气”是由“藏象”来决定的,它根据四季变化及身体的情况,决定气、血、津各生成多少。除非我们修炼回“灵我”的状态里,否则“物我”无权参与这个过程。

在“积精”与“养生”的关系,我们一定要清楚,中医养生的本义其实是“全神”,即养灵魂,而不是养身体。许多人搞不清楚这其中的关系,将“养身”放在第一位,用大量的药物或者营养品来强壮身体,最终还是得不到健康,许多人养了半天,也只能病病歪歪活个七八十岁,或者更短。
人们怎么就不去想一想,西药中有“精气”吗?根本没有。这怎么能养神呢?还有的人坚持运动养生,孰不知“汗为心之液”,什么意思呢?气、血、津液,都是精气所化,“心液”者,心精所化,多么宝贵的心精,就这样白白浪费了邪王的囚妃。《诸病源侯论》里说:“阳气在表,藏于腠理肌肤之间,故阳气偏则汗出,汗出多则损津液,津液亡使人脊瘦赢弱,以伤心气故也。”中医治疗里的“汗法”,一般是慎用的,《伤寒论》里都以微汗为准,一般不提倡大汗。
还有的人采用“避谷食气”之法来养生,此法虽为古法,但并不适合现代人。人类的早期,个个都是灵我,物我尚未产生,此时的人类可以僻谷食气,无需饮食。但人类觉醒之后,物我开始产生,消耗了大量的宇宙精气,食气之法已经不可用,所以上帝才将人类赶出了伊甸园,“你也要吃田间的蔬菜。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”。
值得大家注意的是,在“积精”的过程中,会自然产生的一些生理和心理现象,如一些穴位在跳动,经气会由细变强,甚至会有澎湃的感觉;在宁静状态下,心理会出现某些异样的感受,等等,这些都是正常现象。有些人将其夸大,或者神秘化,以张显自己的某种优越感,不免就落于下乘了。

想了解更多请关注我们「一念堂」微信,目前我们荔枝微课有《黄帝内经》微课,《黄帝内经五运六气专题微课》。《上古的呼唤-李卫东老师讲神话与道德经》,就在每周六晚八点荔枝微课堂直播,真是十分精彩,感兴趣的伙伴们,扫一扫二维码仍然可以报名了朱曼芳!三人同行,一人免单,具体报名事宜,欢迎咨询小编:3369616713



李卫东:作家、历史学博士、史前文明研究专家、外星 生命 研究专家、潜心研究国学,中医,梦学,生命科学多年,首创基于中医文化体系的“人有两套生命系统”学说,代表作有《生命终极之门—黄帝内经解秘》、《梦到底预言什么》、《人类曾经被毁灭》、《外星人就在月球背面1》、《外星人就在月球背面2》等。
扫描下图二维码关注一念堂人与宇宙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 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!标签:

我不去想,是否能够成功,既然选择了远方,便只顾风雨兼程。 我不去想,能否赢得爱情,既然钟情于玫瑰,就勇敢地吐露真诚。 我不去想,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,既然目标是地平线,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。 我不去想,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,只要热爱生命, 一切,都在意料之中!
文章归档